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热点聚焦

山东兰陵:“帝王”村书记,何时被查处?

2018-03-13 19:23:07 来源:  作者:
摘要: 尊敬的各级领导、各大媒体:  你们好!  我们反映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芦柞镇皇路工作区总支部书记,原大吴皇路村支部书记吴传举众多违法、违纪问题。我们代表大吴皇路村三千

 尊敬的各级领导、各大媒体:

  你们好!
  我们反映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芦柞镇皇路工作区总支部书记,原大吴皇路村支部书记吴传举众多违法、违纪问题。我们代表大吴皇路村三千位村民跪求领导、媒体记者为民做主、为民伸冤,把吴传举及其同伙绳之以法!
  吴传举原在上海江桥蔬菜批发市场混,2010年在上海欺行霸市作案后找人顶罪,用别人的名字为犯罪清洗罪名(上学时为考学用了赵增元的户口),找人顶罪蒙混过关后回村,通过关系干预当上了大吴皇路的支部书记。吴传举在职期间贪污受贿、欺压百姓、强拿硬要;纵容其近亲属侵吞集体财产、土地,违法占有集体资源等,在村上欺压、打骂百姓,恐吓打砸等。吴传举嗜赌如命,整天吃喝玩乐、唱歌、洗脚!完全丧失党性!!!
  吴传举依靠兰陵县国土资源局的个别领导进行房产开发谋利!吴传举经常腐蚀拉拢镇、个别领导干部,经常请他们吃饭唱歌、桑拿按摩!勾结合谋原芦柞镇三合土地所所长王**,现任土地所长王**功非法改变土地使用性质,视吴传举违法开发建楼而不见。老百姓自己的老房子拆房盖房都不准,不是重罚就是强拆。目的就是为了把他盖的楼卖掉!据说,这两任所长都与吴传举是拜把兄弟,经常一起吃喝玩乐,吴传举还与王**存在高利息借贷关系。
  现任所长王**不光没认真执行县国土资源局查处吴传举的违法犯罪事实,而且还给其通风报信,找人替罪,歪曲事实,欺上瞒下为其开脱罪名。以大事化小的方法为其分割犯罪证据使其不受刑法的处罚!老百姓多次上访,不但没有扳倒村霸书记,反而吴传举还高升当上了皇路管理区总书记。每次上访人员还未到家,上访材料已经到了吴传举手中,吴传举马上就无所顾忌的对上访人员恐吓威胁,殴打大骂!
  吴传举后台老板能量巨大,关系网庞大,根基之深,拥有巨额不义之财。他们与兰陵县个别领导关系特铁,领导充当其保护伞多年,为吴传举撑腰办事,多次故意搁置上访人员的材料,拒不办理,在查处大吴皇路村土地问题上极力阻挠。视党纪国法而不顾,视老百姓疾苦而不闻!村霸书记肆虐糟蹋老百姓的土地!!!
    吴传举当上了书记第一件事就是违背党中央的承包土地政策30年不动的规定非法动地,剥夺了农民手中的土地,侵占农民利益。为其后来盖楼谋利打基础。村上三千多人,原来每人不包括宅基地、饲料田、机动地,平均每人还有一亩二分地。吴传举动地分地后,包括宅基地,饲料田,机动地每人仅分得八分地截留土地400余亩!动地前他召开村委会,问家族势力大的谁想多要地,及村委成员们每人多分10—30亩不等,各组小组长多分3—5亩不等,另外村里谁有势力敢于闹事的,他就用地砸,适当的多给,以不闹事为原则。他破坏党的惠民政策谋取私利,非法破坏基本农田结构,他与自己家族的各位至亲都在可耕地里建造了养殖场,收购站,花园别墅及私人公园。他就是为了把村民的基本农田据为私用,通过非法动地达到目的,没有公平、公正可言。吴传举分地期间后台老板为其撑腰,殴打本村村民王广法,贾纪华等十余人!吴传举整天在大街上大骂恐吓上访村民,冯昌君,赵洪超等人多次被恐吓大骂。大多数村民敢怒不敢言,害怕其打击报复,忍气吞声。吴传举扬言兰陵大佬为其撑腰,好多在家务农的村民温饱都无法保证,更别说能得到国家的补助及惠民政策!
    吴传举利用国家政策打着建设新社区的名义做幌子,在其非法所圈、强占、截留的可耕大田地里,不办任何手续,伙同他们共同开发占用150余亩可耕地建楼谋利。其非法强占贾世友4亩多地建楼为证,把地卖给赵尔江,赵尔坤开发,卖地所得600余万元。吴传举在卖地合同上扬言,在大吴皇路盖楼无需办理任何手续,保证施工期间无任何单位个人干涉!吴传举伙同开发商共建楼房14排,160多套三层小楼,全部以30万元—36万元的价格卖出。楼房造价不算地皮费十五万元左右,其共计牟利2500万元之多。与其幕后黑社会大佬及其开发商中饱私囊。
  吴传举把楼房当做私人物品,强占8套。其中一套卖给了本村赵均发,一套送给了他三合北头的姐姐,送给吴付银三套作为补偿。为了报答远在上海替他坐牢的赵怀峰,将楼房送给他一套,该套房屋因为本村大队会计吴清祥预先和开发商签有购房合同,在吴传举坚持不同意的情况下,吴清祥诉至法院,经法院判决才了事。吴传举借机在村东南湖盖了一套别墅占地十几亩,美名其曰秋葵种植基地。其还在东南湖占地十几亩建了个养殖场已经荒废。其在东北湖伙同徐会乾占地三十几亩建了两套别墅美名为玉米收购站!
  2016年吴传举强占吴清海的16亩可耕地,夜里用工程车连夜突击填埋,当时把玉米都一起埋了起来,还有吴清海父亲的坟墓,三弟媳的坟墓一起填埋!吴清海也是告到县里,最后吴传举为了息事宁人,给吴清海三十万元,机动地二十亩作为补偿。说是占地作为玉米秸秆储存站,手续可在?以什么性质占用可耕地?在东南湖吴传举与吴涛共同占地40多亩建厂,建冷库,建花园!四十多亩就这样随随便便的承包给吴涛,可想而知是利益的驱使!大吴皇路村人人皆知,无人不晓。.
  吴传举把土地当做礼品,把土地当做筹码,把土地当做手段。送人的送人,卖的卖,剩余的土地承包给其关系好的人,承包费也私装腰包。
  吴传举以建公园的名义,以建老年活动中心的名义占可耕地40余亩,其在公园以挖鱼塘的名义挖十余亩的鱼塘,深十几米,偷卖几十万方沙土!兰陵县主管部门视而不见,欺上瞒下!
  吴传举收取数额巨大的计划生育超生费,保胎费,子女安户费以及扶贫物资等!从2011年到2015年每年村里收超生费100多万元,并且收超生费一无收据二无清单。凡是超生的必须再交3000元到5000元的给安户。例如:在上海做生意的栗传合,一个孩子安户就要了15000元。吴传举身为支部书记自己4个孩子,另外,几年来村干部的工资都是他领取,直到2016年下半年镇里发工资卡为止,村里的开支他一人经手,在村里过一段时间就会给会计一把单据,让会计出账,从来没说过开支事由,同时这几年小麦补贴款(动地剩400余亩)、30余亩上级拨发的种植秋葵补贴款